记忆

作者:2015级汉语言文学二班 曾美玲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2日
 

火车的轨道渐渐延伸到隧道里面,把视线阻挡。  

山脚下的人家里,蓝色印染的花布在院子中微微招展。细细的水流在沙床上蜿蜒过,土黄色的砖瓦房,伫立在远处高高的山上,分散错落。后来山路崎岖,汽车和着山谷的薄风曲曲折折,半程颠簸如同心事蹉跎。  

该说些什么,人类的悲欢各不相通  

大抵眼前所见的风景也是不同的吧。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山是悲山,水是凄水。  

雨后森林的风格外带着空气的清香,潮湿的树根下菌菇开始疯狂生长,一脚一脚湿漉漉地踩在铺满松针的土地上。阿婆穿着印花织布的衣裳,蓝色头巾在树干后若隐若现,背篓中盛满了清晨的露水和菇朵,皱纹里是时光搁浅开的花。小心翼翼在薄雾中行走,后来撒下的阳光步步紧逼,直至雾气消失殆尽。谁的心情也如同这雾气消散,将日日夜夜积累的不言语,将无法言说的无能为力的,通通撤销,从未存在,抑或从未离开。  

但所有时刻里,在胸腔里翻滚的风——那些在某些时日,从某条裂缝里悄悄钻进去的,时而冰冻时而沸腾的风,叫嚣着不肯随太阳离去,固执地驻扎在裂缝处生根。  

但不应如此的,明明每天日月轮换交替,难道就真的让灵魂死在二十岁,哪怕肉体在八十岁才消亡?难道一年就只活一天,然后重复剩下的三百六十四天?就像,像每天不变的日月永恒?谁能永恒?  

可我们明明青春肢体鲜活,像每天不停奔流向远方的江河,每一分一秒血液都不同。可有些灵魂偏偏衰老腐朽如枯树,将虬曲的枝丫凝结成后来岁月中的陈痛。  

不过几日光景,秋季的萧条便迅速地显现出来了。层层叠叠梯田前几日还是金灿灿的样子,农人们收割稻谷仿佛一蹴而就,田地里已经牵了牛在吃遗落的稻子,田埂上的野花摇摇摆摆。而那一小片荷塘,如同迟暮的美人,平静如死水,枯黄的荷梗和残破的荷叶,泛出破败的气泽。  

不宜在秋日的风中感伤,于是趁四季众人都不知晓的时节,将枕头一缝再缝,将心事缝入梦。  

竹斋眠听雨,梦里长青苔  

 ? 

 ? 

 ? 

录入:李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生老病死,悲欢离合都是常态[ 03-25 ]

下一篇:感情这玩意[ 04-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