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狗狗们

作者:2016级威尼斯人官网 林木子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31日
 

家里在我四、五岁时,养过一条土狗,专门用来看家的,我早已不记得那条狗的毛发颜色,倒是隐隐还记得狗狗的名字叫来福

农村养狗一般只会喂早、晚两次饭,将剩菜里的汤汁往米饭里一倒,再搅一搅,来福的饭就算完成了。我很喜欢喂来福吃饭,尤其喜欢将自己吃不下的饭偷偷倒给来福,自然也不管这是来福吃的第几餐。

直到我问奶奶,为什么来福和我们吃饭的时间不一样。奶奶说,这狗呀,一天只能给它喂两次,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了,狗吃饱了,就不会记得主人的好,不听话也不忠心。喂少了,狗太饿,就没有力气看家,久了就会变懒、生病。

听了奶奶这话,我可是吓了一跳,暗自琢磨着自己偷偷把饭倒给来福吃,来福是不是已经变得不认人、不听话了。可是看来看去,来福的表现都正常的很,也就不再当一回事。

后来一段时间,我的父亲动了一个手术,天天躺在床上动不了。我的爷爷很早就去世了,据说那时我的父亲才13岁。早早当家的父亲在家里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主,对我也颇为严厉,偏偏我这个女儿是一个调皮捣蛋的主,自己没本事上天入地,到是敢带着来福和伙伴下河上树。

父亲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那两个月是我最野最狂的一段时光。偷偷带着来福跑出去玩,把新裙子沾得满是泥土和灰尘;和母亲拌嘴,气得母亲直掉眼泪;带着小伙伴把家里墙壁上的石灰抠得稀巴烂……我还记得有一次和母亲顶嘴时,父亲躺在床上又急又气,恶狠狠地朝我说:等我好了,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没过多久,父亲就能下床了。当我一个伙伴找到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时候,我正在漫山遍野的找野果子,心里面想的只有一句话我完蛋了!

我匆匆赶到家,嘴巴上的黑色果汁还没来得及擦干净,就看到父亲坐在椅子上,而来福正被一群叔叔绑住脖子挂在我最爱的樱桃树上。我只来得及弱弱唤一声来福,目光一接触到父亲,就再不敢说话。望向来福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了来福眼角的一滴泪。

那时候的来福年纪已经不小了,也许是因为经常被我带出去玩耍,也真是吃饭吃的多了不听话了,那时的来福常常会自己跑出去玩,在一群村民眼里这样的来福总会有一天被别人药了回不来。农村里物质匮乏又没什么讲究,又恰逢父亲身体康复,所以到最后,来福只能成为餐桌上的一道菜。

我突然想起了每当我给来福倒饭时,来福总是会非常亲昵的用头拱我的腿;想起来有一次偷偷的牵着来福出去,因为来福跑得太快导致我摔了个狗啃泥后,它回到我的身边等着我站起来,此后来福再也不会在我牵着他时奔跑;想起了来福每个晚上都会尽忠职守的盯梢站岗……我那时自然是伤心的,但当父亲坐着喊我时,我更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挨揍。到了后来,我渐渐适应了没有来福的日子,最后慢慢的忘记了它。

我很快有了新的爱好,我不再为来福伤心,最后更是连想到它也不曾了。直到,很久以后,家里喂养了一条新的看门狗……

?

入:何金缦

?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无事[ 03-20 ]

下一篇:樱香满园,不负遇你[ 04-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