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青山多妩媚”说开去

作者:朱小枝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8日
 

 

       我们的校园有一块石碑,多次让我驻足流连。洁白可爱的白石,两面用艳丽的红漆写着秀美的书法。一面是“杜英路”,一面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杜英是一种枝叶茂密的树,它遗传着一种神秘的密码,使得它有着与其他树种不同的美丽容颜:有的叶片会变成鲜艳的红色,而其他叶片依然翠绿可爱,红绿相间,每每给人以惊艳的感觉。


  从教学区到生活区,若是从红盒子前面的路前往,就一定能遇见我说的这块石碑,看见石碑“我见青山多妩媚”的那面正迎着我们。遗憾的是,同学们多是下课经过,教职员工多是下班经过,匆匆忙中或许真的无暇顾及“青山多妩媚”那精神层面的召唤呢。
 

  也许有人会说:男孩子想找妩媚的女孩儿做女友,女孩子想自己变得妩媚动人。青山妩媚,这是从何说起?
 

  “青山多妩媚”是南宋民族英雄兼词人辛弃疾《贺新郎》【甚矣吾衰矣】中的词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大意是:我见青山多么妩媚,料想青山见我也觉得我多么妩媚。青山和我,内在美和外在美,大概是相似的。辛弃疾在这阙词里还说自己“白发空垂三千丈”,“三千丈”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是已经满头白发,则是肯定的了。满头白发,还是个老头儿,有什么妩媚可言呢?
 

  这让我想起唐太宗评价魏征的话:“人言征举动疏慢,我但见其妩媚耳”(新唐书·魏征传)。据司马光《资治通鉴·贞观二年》所记:“魏征状貌不逾中人。”就是说,魏征长相没有超过当时审美标准的中等水平,喜好直言进谏又被人说成是举止粗疏傲慢,唐太宗说他妩媚,到底从哪里看出来的呢?
 

  先说青山妩媚。辛弃疾另有一首词《沁园春》【一水西来】,里面有词句:“青山意气峥嵘,似为我归来妩媚生。解频教花鸟,前歌后舞,更催云水,暮送朝迎。”在辛弃疾看来,山是有情的,派花鸟为他歌舞,云水朝夕迎送;山是灵动的,花摇似舞蹈,鸟鸣似欢歌,更有云雾飘渺,流水潺湲;更不用说树木葱郁,百草丰茂,山所具有的含蓄蕴藉之美了;也不用说四季、阴晴、朝夕、远近,山所具有的丰富多变之美了;青山含情青山美,说青山妩媚,不是很容易理解吗?

 

  再说辛弃疾和魏征妩媚。魏征的妩媚,我认为在于他树立的良臣信念以及基于此屡次直言极谏的行为。他对唐太宗有一段深情告白:


  徵顿首曰:“愿陛下俾臣为良臣,毋俾臣为忠臣。”帝曰:“忠、良异乎?”曰:“良臣,稷、契、咎陶也;忠臣,龙逢、比干也。良臣,身荷美名,君都显号,子孙傅承,流祚无疆;忠臣,己婴祸诛,君陷昏恶,丧国夷家,只取空名。此其异也。”(新唐书·列传第二十二)


  良臣逢明主,两美其必合。魏征认识到自己生逢其时,这是多少封建知识分子可遇而不可求的!情动于中形于外,谏诤之时专注、忘我、全身心投入,自有一种动人的可爱。
 

   南宋辛弃疾力主抗金,收复失地,无奈朝廷中主和势力占据上风,英雄被投闲置散,以为“人生在勤,当以力田为先”,不得已做庄稼人消磨岁月,遂号“稼轩”。然而英雄气象不减。曾在神往英雄业绩的壮伟幻觉中,将灵山上的劲松当做十万雄兵,列队待他检阅,“老合投贤,天教多事,检校长身十万松”(《沁园春》【叠嶂西驰】),辛弃疾的妩媚在于他的文韬武略、文采风流堪比青山的气象万千,在于他终其一生保持英雄的壮伟之气,就像青山,表现出来的是气象万千,骨子里支撑气象万千的是坚定不移。
 

   由此可见,字典上“妩媚:(女子、花木)等姿态美好可爱”只是就一般使用情况而言。“充实之为美”(《孟子·尽心下》),当情感、信念内充,并使之专注、生动地外显时,那尽力为之的姿态,不是更其妩媚动人吗?我想我们每个人,不论从事何种职业、也不论高矮胖瘦,年几何矣,常常或在某一时候,会觉得自己如此妩媚。想想,那是什么情形下的感觉?那种美妙的感觉,可不可以,让它再三地触动我们,提示我们生命还有精神性存在的一面?
  

      有同学会说:“青山挡住了我们向外面世界张望的视线。”
 

  我要说:“诚然。可是青山也为我们挡住了外面世界的浮华与喧嚣,就像360或瑞星安全卫士为我们的电脑所做的。青山擦洗,让我们的眼眸如湖,宁静,明澈,倒影葱茏的书卷,舒卷的云影,和真实的自我。从眼晴到心灵,从心灵到言行,塑造我们的新鲜人格。这人格会将我们每个人,同我们心向往之的妩媚,关联在一起。”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记者节感言[ 11-24 ]

下一篇:旅行的意义[ 11-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