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里的老人

作者:易 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8日
 

 

       这是一个被黑暗吞噬了的黄昏,有些许的阴凉。或许是落叶的缘故,记得三毛说“落叶是舞倦了的蝴蝶”,给这个傍晚平添了秋的韵味。也或许是因为这位晚归的、捡破烂的老人,他给这个热闹的世界带来了人间的冷暖。


  他的枯树皮般的手中,紧紧地拽着那个装满了半袋“战利品”的麻布袋,另一只手拄着一根光溜溜的拐杖,可见,这根拐杖陪他已经有些年月了。他蹒跚着走了几步后,在一个人比较少的公交站台坐了下来。他身边仅有的几个人大概都是等公交回家的人,所以没有人注意他,他们只是焦急地盯着车来的方向。只有我是打算坐车去较远的公园散散步,算个闲人,便停下了想自己的事情,细细地打量这位老人。老人约莫七十多岁,全身上下着着黑色的中山装,头发灰白,给这本有点寒意的秋更添一丝凉意。他那双深邃的眼,盯着马路上的车驰骋而过,而这一切,似乎与他毫无瓜葛,他只是呆坐在自己安静的世界里。
 

  不一会,我看到他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两手撑地起身。我在侧面隐约看清了他脸上布满着皱纹,像是岁月走过的痕迹,或深或浅,写满了一天的疲惫。还有几根长长的白胡子在风中肆意地摇晃。他完全站起来了,可是背有些佝偻,他便顺势捡起了身边被水果摊主人扔掉的猕猴桃,又坐回原地。只是他的嘴角开始微微上扬,划出一道令人迷惑的弧度,也许他是在为找到了晚餐而庆幸着。我提着那瓣刚买的西瓜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想要伸过去,但是不敢。
 

  看他慢慢地剥着猕猴桃的皮,是那样的仔细,那嘴角还挂着微笑。一个、两个、三个……看他吃完五个猕猴桃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慢慢地走向了他。这时,透过薄薄的眼镜片,我看到我要等的车来了。便快速递给老人,说:“老爷爷,吃这个吧!那个不好。”在这个灰色的黄昏里,我像做梦一般,却分明看到了老人拒绝的手势,那挂在嘴角的微笑变得动人了,他还念念有词:“不、不……”那只是几秒钟的推脱,而我却像度过了几个世纪,还是提着那块没有被送出的西瓜上车了。回过头,还见那黄昏中的老人目送我离开。
 

  顿时,心中一股莫名的隐痛,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是为那份遭人拒绝的好意?是为那个在黄昏里呆坐的、晚归的老人?还是把自食其力的人当作乞丐去对待而心生的悔意?默默地想,才觉得真正可怜的人是自己。明明看见那位老人能够自食其力,却还要故做好人,去给他一点可怜的施舍。他和我一样,也只不过是路人,走累了,端坐在黄昏中享受着这喧闹中的宁静,而我,却错把一个享受宁静的人看成一个乞丐。
 

  我透过车窗玻璃,才发现自己身处在这繁华的都市之中,仔细思忖,今天所受的这种精神的洗礼,已经足够我仔细地回味一辈子了。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偶见 抑或听说[ 11-28 ]

下一篇:痛,也要昂首微笑[ 1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