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悲喜——读路遥《人生》

作者:汉语言文学 刘姣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3日
 

 

 
                                                                                                                 
很早以前就听别的同学讲过路遥《人生》这部作品的故事梗概,知道的大致就是一个如陈世美般的男子因为来到城市,所以抛弃了在农村和她相恋的女子,没有读作品之前,我印象里就是这种单方面的对负心的男主人公的批判,可是读了作品之后,被很多的复杂的情感所触动,便不自觉地引出无限感慨。
 
高加林的人生,由悲到喜,由喜再到悲,似乎就是沿着农村到城市,再由城市到农村的路线,他的人生似乎一与农民沾边就不可避免的是悲剧,而一旦脱离农民身份,似乎就预示着喜剧的到来,我不知道路遥的这部作品到底要表达什么,就像他作品里所说的:“高加林的悲剧包含诸多方面的复杂因素——关于这一切,就让明断的公众去评说吧。”
 
合上《人生》这本书,我开始思考书中提出的高加林悲剧包含的诸多方面复杂因素,不得不说高加林还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给他一个机会他便能迅速地活出自己的精彩,这些意外总在他将要重新对生活充满期待的时候,狠狠地泼来一盆冷水,把他的梦想与人生连根拔起,这些意外有高明楼、马占胜这样的人,使得那些像高加林一样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人生命运的人对生活总是无奈与迷茫,在失望之后更加失望,在悲观之后更加悲观,最后只剩无助的抱怨与清醒后的悲凉。我同时在想,高加林在成为通讯干事的内幕被揭穿后,他不能同黄亚萍去南京的原因。后来知道高加林已被取消城市户口,去南京也只能是农民。路遥在书中提到“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我国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期类似社会问题的解决”,可见书中高加林所处的时代是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左右,在1978年我国实行半开放城乡户籍之前。1958年至1978年是我国严格控制户籍时期,当时宪法取消有关迁徙自由的规定,城乡结构明显。高加林因为户籍的“意外”,连最后一条出路也无法把握,只能回到农村,而此时曾经在困难时期给过他安慰的巧珍也嫁给了马栓。
 
当然,高加林的悲剧的形成也有其自身的因素,《人生》这本书应该是以高加林的爱情悲剧为主线的,他最后发现黄亚萍是不可能与身为农民身份的自己共同生活的,而自己心里最爱的那个人其实是那个真心爱他不求回报的却被自己嫌弃的女人——巧珍。高加林错就错在在自己春风得意时,乐得太忘乎所以,他希望的那种“桥”本来就不存在,虹是出现了,而且色彩斑斓,但也很快消失了,他现在仍然要面对的是自己的现实。
 
人总是很容易地就高估了自己,把一切想象得呼之欲出的美好,厌恶眼之所见的一切不完美,并且迫不及待地与这些不完美划清界限,可是繁华落尽的一刹那,才发现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不知何时已被自己不经意地抛下。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彼物常新,叹世间之人皆趋淫而不悟。在取次花丛之时,人们往往惊叹于花开时的灿烂,甚至不想浪费时间为不完美多作一眼的停留,又有谁会在意不完美所蕴含的真实呢?完美如隔岸相望,蒹葭苍苍,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芳草满汀,映水游丝,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不完美如身临其境,没有草色要看近却无的铺垫,只有最直接的真实,而这通常是人们最不乐意接受的。这是人的局限性,也是高加林的局限性。
 
 《人生》就是一出悲喜剧,有无奈无助,有可歌可喜;也有可气可恨,可悲可叹。我想,高加林也会有悔恨的吧,不过这些悔恨应该是与他对生活的幻想无关的。如果没有了幻想,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预见[ 02-20 ]

下一篇:一念执著 感悟篇[ 02-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