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温塘小记

作者:2010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谢荻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7日
 

 

 
人活着,难免会有一些情结。有的得偿所愿,有的浓郁难解。“边城”,就是这其中最为令人梦萦魂牵的一种。
 
美其名曰“圆梦”吧,我们在唐莉敏老师的引领下,举班踏上了前往凌子风导演1992年推出的电影《边城》的拍摄地——大庸温塘的短程旅途。差不多冬至,早晚时有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不知哪块云中惊雷炸响,心中恐怕天公不作美。幸而早晨迎接我们的是一片清新薄雾,我便只在恤衫外面穿了件便于活动的轻巧外套,因为猜到有明媚的阳光隐却其后。
约莫一个半钟点的车程。初到之处是一方院墙,园中并排立着一块石碑、一段树桩,分别都刻着“苦竹河大峡谷”几个朱漆大字。再后面是一条仿古廊亭,游人可以凭栏眺望对面汤汤的澧水。这号称“回龙古渡”的滩地,山幽水静,古致古韵,更加衬托出我们初生牛犊般的新鲜活力。土家吊脚木楼依溪而建,散布于阡陌交织的田畴或山坡边,电影《边城》中翠翠家的“白塔”、渡船码头就是取景于此。小说《边城》让我读出了一个“愁”字,电影《边城》则让我看出了一个“温”字,而在往后的日子里,每一回怀想奇丽湘西的种种,都必定逃不出一个“情”字……年轻的心,也许使我静不下来凝睇远望,却成全了无数恣意浪漫的想象……
双脚踏在湘西的土地上,满眼青山碧水,满肺清新氧分,也自觉是半个湘西人了。徒步走进没有车辙辕印的山麓,空山新雨后,总会生出敞开胸怀,引吭高歌的冲动。林间“走”出来的羊肠小道上,偶尔出现一窝一窝滚滚蠕动的环节虫类,一不留神就沾上衣衫的苍耳,还有随风荡漾的高高的茅草杆子,绒絮满天飞。擦着林间突刺丛生的古老枝干、苔体泞滑的斜坡,我们走得小心翼翼,还是惹了满鞋新泥。可谓到处“危机”四伏,到处生机盈盈。
俗话有“千金难买此温汤”,既到了温塘,不能不见识一把天然的好温泉。趋船前往,只见挨着民居修起来几座正正方方的露天水泥浴池,外边看着寒风伧然,里面其实热气蒸腾。而且价格极便宜,仅三元钱一人次。眼看班上几个好动的男生直接赤膊下汤了,只可惜自己不是男儿身。
称不上江,算不得河,而是正宗的、纯美的溪。这里的水给我的印象,堪堪与奇伟的峰峦相对——活泼、柔细、姿态万方。清澈的水带覆盖在翠绿的青苔上面,绿玻璃一样闪闪发光。河岸上布满了鹅卵石,土黄的,烟蓝的,杏粉的,颜色出乎意料的淡雅和谐。一颗颗形状温和,同行的姑娘们不住弯腰捡拾。我忍不住赞叹自然天成的艺术手笔,无奈却反被朋友戏作“城里人”。其实,看到窄窄的道旁毫不怕人的家禽、互咬的黄狗、聚坐在矮竹凳上,穿着锁腿棉裤晒太阳的老人们,我也有可供回想的暖烘烘的乡村记忆。当时的心情,就像芥川龙之介《舞会》中洛蒂对人生的感叹——美好的时光总像烟花一样猝然易逝。然而短暂归短暂,毕竟是美丽的。自由自在的乡村童年,才能算得上真正的童年啊。我这样想着,再次仰脖呼吸,浑圆厚重的石子滩头已将生生的水气阻隔干净,我只闻得到树叶泥土被阳光蒸晒的热气。
 
集体出行,去来途中笑语欢歌,不在话下。直到车子摇摇晃晃拐上了校道,傍晚的凉风吹进窗子,才恍惚梦醒一般。身体劳顿,精神却好似充上了电,满足而快慰。
非同领略了“灯红酒绿”的沱江之后,为过度的经济开发所扭曲了的感知,“边城”多少年来给予了人们想象中的美好,此次,又成全了我们对真实的追求。这是一种不伴随有“幻灭”的实现。
最后,我想起了耄耋之年的沈老先生留给后辈的,既感怀又眷念的一句话:“你年轻些,还可以跑,我却跑不动了。”是,我们尚年轻,惟其如此,我们必将从石磊木架的渡口,走向人生的渡口。相信即使接下来就会是扑面的迷雾,无尽的苦海,记忆中那一座静谧幽美的古城,也总能镇住心魔,予我们以勇气的长篙,温暖火把……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将夜[ 03-07 ]

下一篇:无题[ 0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