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读书

作者:刘正佳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7日
 

  余秋雨曾经在博客中针对现在一些作家呼吁设立一个国家读书日提出了反对,他认为身在信息爆炸的今天,如果把网络阅读也包括进去(当然必须包括),阅读早已不是一种欠缺,而是一场灾难。他认为中国不欠缺读书文化,而是怎么读书的文化。
  读书,首先讲究的就是一个态度。有的人读书喜欢盘腿静坐,固然是全神贯注,但只需一丁点唏嘘就足以离席;而有那么一些人在闹市里依然能悠然自得的读书,有些人认为这是毅力所至,而笔者认为这是已经人在书里,也就无所谓外部环境了。书读到这个程度也就算上乘了,但对于某些书籍,我们必须用批判性的眼光来阅读,比如哲学。
  其次,就是读书方法了,老舍是很懂这个的,在其《谈读书》、《著者略历》中,我们可以领悟到老舍的读书方法:有些书要广读泛读。正如他说的“借着什么,买着什么,遇着什么,就读什么。不懂的放下,使我糊涂的放下,没趣味的放下,不客气。我不能叫书管着”。有些要快读跳读。老舍曾幽默地说:“读得快,因为我有时候跳过几页去。不合我的意,我就练习跳远。……看侦探小说的时候,我先看最后的几页,省事”。而有些书要细读精读。老舍曾把但丁《神曲》的几种英译本,无论是韵文还是散文,都仔仔细细地读过一遍。不光读原著,还读评论,并且搜集了许多关于但丁的论著。
  再次,读书留下除了一些让人流连的故事情节和一些华丽的辞藻,当然还包括一些人生阅历和一些基本技巧,但最终,笔者认为,最终留给读者的应当是思考。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因此,我们大有必要多想想,我们不能把读书当成看肥皂剧,泡泡固然好看,但是也就是一瞬,我们要把读书当成看历史剧,沉重,尽管可能太沉重,但有分量。
  其实,设立世界读书日并不是要大家把澳门威尼斯人官方娱乐网里的书一抢而空,到时候就是发“书荒”了。每个人都应当知道读什么书,如何读书。当然,人各有异,所谓的方法绝对不是真理。于是,读书还在其自己本身。
  其实,欣赏余秋雨老先生的一段话“与旧时代文人的向往不同,我不认为阅读是一件重要的事。对文化见识而言,更重要的是考察、游历、体验、创造。阅读能启发生命,但更多的是浪费生命。孔子、老子、墨子、庄子为什么比我们伟大?因为他们的阅读量不到我们的万分之一。我们当代人的脑子已被文化垃圾塞满,即便拥塞的全是精华,也必然导致交通堵塞、营养过剩的死疾。比尔·盖茨曾说他早已读过一些最基本的书,今后不会多看书,我很理解。因为当代太忙,第一线的创造者们不会有时间写书,写成了书就不再是最前沿的了。”
  读书的目的在于知行,这也许是读书的最高境界,或许也是每个作者的最大的意愿吧,要是每个人懂得,那么笔者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