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雷锋精神遭遇道德困境

作者:杨彻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11日
 
       3月份上映了三部关于雷锋的电影,它们分别是《青春雷锋》、《雷锋的微笑》与《雷锋在1959》。《扬子晚报》于3月6日登出《青春雷锋》在南京首映当天遭遇“零票房”的新闻,该片出品方马上发文“怒斥”报道失实,首映当天约有90人参加观看。3月7日山西太原的《生活晨报》也登出类似消息:《电影<青春雷锋>在太原遭遇零票房》。

       南京一共有多少影院笔者没有统计,90个人虽然不是“零票房”,也相差甚微了。主旋律电影的票房一直不是很好,这是惯例,但怎么就让我们数代人的学习榜样摊上这事了呢?雷锋做好事,值得宣扬,但是一个人做好事和全国人民都做好事是不一样的。怎样让人人都做好事,少做坏事,这不是铺天盖地一往情深地大肆宣传可以达到的。当“雷锋”成为了票房毒药,这是一件可悲、可怕的事情,值得我们深思。

       彭宇案后,老人倒地无人扶。

       南京的“零票房”,并非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2006年,网民普遍关注的彭宇案就发生在南京。彭宇案后,很多南京人便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奉为圭臬,自然就更不会买《青春雷锋》的票去电影院了。

       2012年,彭宇案又有了最新进展,官方说彭宇承认与老太碰撞,方促成最终的庭外和解。彭宇和徐老太的案件扑朔迷离,孰是孰非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由于多重因素被放大的这起普通民事案件,它已经发酵成为社会“道德滑坡”的标志性事件。事件最大的争议来自于一审法院的判定书,其判定大量使用的“常理”并不符合助人为乐的社会认识。维基百科“南京彭宇案”词条中,共列举了多达27条类似事件,类似事件中或受伤、倒地者无人救助,或救助人被指为肇事者。

       彭宇案的最大悲哀不是它引发了道德败坏,而是它成了为道德败坏辩护的证据。当一个人看到跌倒的老人、看到被车辆碾压的两岁女童小悦悦时,可以心安理得地选择漠视,因为他可以拿彭宇案作为借口。于是彭宇案成了个人本身无知和软弱的替罪羊,行善成本成为了冷漠的通行证。行善有风险,道德践履不能超越利弊权衡,这俨然已经成为了现在坊间民众口耳相传的生存哲学,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时,大家的行为才显得空前冷漠与默契。

        道德困境,你我共同来突围。

       最近在网络上,“让我学雷锋”体很火。“你们拼命学和珅,却让我们学雷锋!”“你们用着地沟油,却让我们学雷锋!”……这种破罐破摔的心态,虽然表现了某种绝望,却也流露出发泄者心底那一丝未泯的良知。

       人们质疑雷锋精神,其实不是质疑雷锋同志本身,而是对现实道德困境的焦虑。人们在批判冷漠围观、显露人性丑恶的同时,却不敢伸出手去帮助他人。世界那么大,人心却那么小,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变得充满了戾气,普遍地不能互相信任,更不用说互相帮助了。我们很多人对“道德”失去了想像力,开始头也不回地走向人性的反面,以道德为耻,以道德为祸。虽死犹生,虽生犹死。我们每天活着,活得像一个陌生人。无可否认,一定是什么东西出了致命的错误,才导致了目前这种局面,这或许已经与“道德”无关了。现在的问题是,当我们迫不及待地发表完道德演说之后,我们是否真正愿意追随这种信念,为“社会道德”的改变和提升,尽出自己绵薄却坚定的力量? 

      “你说我跟不上时代,付出的对待该不该?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这是1996年上映的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主题曲《对待》中的歌词。“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坚持学雷锋的人是可敬的,他们坚守着未来的希望。雷锋同志在今天遭遇的道德困境,已经不是几部宣传电影所能解决,这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将其打破。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李天一之殇[ 04-07 ]

下一篇:三月学雷锋 我们在行动[ 04-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