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经典致敬 为毕业贺礼

作者:鲁经伦 全茜 罗美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02日
 

     《日出》,作为曹禺的又一经典之作被搬上学院的舞台,在广大师生的期盼与努力中,冲破时间与空间的局限跃然而出。我们不能不被经典感动,我们不能不对毕业感怀。作为凤飞艺术团对本届毕业生的毕业献礼,《日出》悲惨的剧情或许无法表达祝福,但其经典、精彩与精致,便是其作为一种高雅艺术对毕业生的祝愿。下面,就让我们走进《日出》,去聆听黎明前的消息。

 

《日出》海报照片

 

“日出”前的“四难”


  凤飞艺术团的第一难,是剧本的选定。当问及为何选择《日出》时,凤飞艺术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选剧本是经过多番深思熟虑的。之所以最终选择《日出》,原因有几方面:一是因为它内容的象征意义;二是演员形象容易塑造,对于非表演专业的学生团体来说,角色与剧情比较容易把握;三则是与2011年演出的《雷雨》一样,作为曹禺经典话剧之一的《日出》,它们都吸引着学院更多师生关注历史。 


  删减剧本,是第二难。完整版的《日出》需要5个多小时才能演完,为了将话剧表演时间控制在3小时以内,导演需要对剧本进行一个瘦身工作。由于话剧只是业余爱好,删减近一半的剧情,还要尽量保证话剧的完整性,争取让观众看懂每一幕的内容,这对于导演来讲,是很不容易的。最终,在导演的努力与剧组人员的帮助下,剧本终于瘦身成功。  


  第三难,是话剧演出前准备的核心--招募演员。去年11月份,剧组就开始面向全院学生开展了演员的招募工作。凤飞的工作人员说,剧组对于演员的要求比较高,除了要考虑演员形象、性格特点,还要进行演技考验。在面试过程中,剧组要求每位报名的同学表演话剧中的部分情节,以便知道各自适合的角色。最终,杨明佳等21名同学脱颖而出。当回忆起面试时的情景,一位演员笑着说:“我当时就是去试试,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去饰演什么角色。而且,话剧里还有一些比较妩媚的动作,当时还真不习惯去演。但当真的开始演了,我才知道要把每个角色演好真的挺不容易的。” 


  最后一难,是排练过程的艰苦。排练过程中,导演要对每个演员的语言、动作、神态等进行相应的指导与调整,力求演员与所饰演角色相吻合。21名演员的一一指导,压力可想而知。当然,除导演外,演员的压力也很大,因为他们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将这部经典话剧的人物形象既生动又贴近地表现出来。话剧共分为四幕,演员们需要熟记每一幕的台词,演员之间相互交流协调,出演每一幕的演员会在背熟台词之后进行排演练习。不得不说,这样精益求精的工作要求对导演和演员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日出”的成功出演


  《日出》剧组于5月15日和24日在风雅厅举行了两场公演,由于15日是首演,部分演员表现得有些紧张,没能完全将话剧的精髓展现出来。但24日的毕业生专场,他们已然熟练掌握了表演技巧,表现得很放松。当晚,学院院长简德彬等院领导以及部分师生员工到现场观看表演,与同学们一起享受这一场视觉与听觉的盛宴。  


  红色帷幕渐渐拉开,在舞台左侧,一套沙发、一张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瓶红酒与高脚杯。舞台的右侧,是一套古色古香的雕刻着花纹的桌椅,在暗红色灯光的渲染下,女主角陈白露灯红酒绿的生活便被这环境映衬出来。随着那个时代的经典音乐“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的响起,着性感长裙、戴垂肩耳环、踩银白色高跟鞋的陈白露拎着皮草走进酒店房间,听得外边有敲门声,一声风情万种的“进来呀”,便觉这演员将角色的性格特点表现得恰到好处。身着一身简朴中山装的方达生缓缓走入,看见自己昔日的恋人,那曾经纯洁无暇的小女孩,如今竟已深陷于纸醉金迷的生活中不能自拔,他有劝导,也有悔恨,他想将陈白露带走,可是深陷在“糜烂”生活中的白露并不想离开,还将方达生留在了酒店。


  灯光逐渐转为冷冷的月光色,受尽虐待的“小东西”光着脚丫子逃到了陈白露的房间,饱受饥饿的她接过陈白露的饼干,躲在桌子的后面吃着,眼神中充满着纯洁和无辜。而性本善的陈白露,为了彻底解救“小东西”这个苦命的孩子,她不惜向艰险狡猾、一心惦念她美色的银行家潘月亭求助。这使得陈白露的角色更加饱满,也推动了剧情向前发展。


  拥有高学历却寡情薄幸的张乔治为了和陈白露在一起,抛弃了在国内苦等他的妻子和儿子。老奸巨猾的大丰银行家潘月亭与一心想混入上流社会的李石清之间充满心机的周旋。最终不堪凌辱选择自杀的“小东西”,沦落风尘的好心妓女翠喜等剧情与人物,无疑是具有深刻意义且吸引人眼球的。


  当所有的喧嚣嘈杂过后,独自一人的陈白露静静地数出足以致命的安眠药片,读着自己曾经的诗人丈夫写下的小说。那本名为《日出》的小说里写着这样的词句:“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深刻体现了剧本的主题与涵义。


  这一场凤飞艺术团自行组织的话剧表演,无论是人物角色的表演,还是舞台道具、背景音乐、灯光的选取,抑或是人物的着装打扮,对于一个学生团体来说,都需要经历一段长而艰苦的酝酿过程。事实上,现实证明他们的表演是获得了在场观众的肯定的。“作为一名毕业生,我很开心能在毕业之际收到学院如此丰厚的礼物,演员们不是在呆板地念着台词,而是将自身带入了剧情中,我看到的不仅仅是曹禺大师的一部经典之作,更是演员们将心融入剧情的真诚演出。”一名毕业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说道。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日出》剧组的准备时间虽然不及十年那么久,但舞台上近三小时的演出也是他们全身心投入的结晶。他们将最好的状态带到舞台上,为2013届毕业生乃至全院师生都献上了一份珍贵的礼物。

 

“日出”后的故事


  作为学院的第二部话剧,人们会很自然将其与《雷雨》作比较。凤飞的工作人员说,《雷雨》和《日出》能由学生团体独立演出本身就是一种成功。演出《雷雨》时,条件比较苛刻,舞台、音响、背景等硬件条件都比较简陋。但是作为当时学校第一部话剧,能有这样的效果也算一个成功。作为《日出》来讲,现在各种硬件条件都有了,所以在演出的舞台,演员的筛选,演员形象塑造等各方面都有优越性,更能将话剧的精髓给表现出来。
  当问其学院话剧今后的发展时,他们说道,除了对经典的延续,艺术团还会考虑更接近现代生活,特别是大学生活的话剧,如果有可能还会计划表演学院师生原创的话剧。


  记者也发现,话剧作为一种阳春白雪的文化艺术,近些年来在大学里越来越受大学生的欢迎。同时在社会上,也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走进剧院观看话剧。但接着也发现,许多大学的话剧都是重复地演绎着经典,缺乏创新和自己原创的剧本。


  在采访中也慢慢的发现,许多话剧社团都有过从剧本到公演全程原创的想法。但剧本写作的难度、主题把握等方面都限制了想法的实现。有的索性将原创的重心转到小品等耗时较少的表演方式上了。

 

后记


  话剧《日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光明和力量的象征。凤飞艺术团以此作为礼物献给毕业生,是希望毕业生在光明中奋力向前,在黑暗中冲破桎梏,走好今后的人生大道。而在全省“雅韵三湘”活动盛行的同时,我院自行组织的话剧表演亦是紧跟随其步伐,使高雅艺术走进校园,陶冶情操,提升校园文化品位,努力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文化主题公园。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