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庸四记

作者:2012级会计3班 肖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4日
 

 

大庸之地,张家界也。庸者,古名也。其地多山,而山地多为俊美,为旧时泥垢积沉所致。崖壁多砂石,层理明朗,如书页,如木板。其山体崇高峭直,茂林修竹;山间有涧,清澈激湍,映带左右,甚为清幽。

 

其地有夷民,环山而居,名为土家。其夫皆称阿哥,妇称阿妹。阿哥阿妹皆为纯朴,男耕女织,日出为作,日落为歇,勤恳劳作,仅为求取上苍之恩赐,鬼神之祝福。而今天下世人,皆知此地有绝美至极之光景,淳朴深厚之民风,纷至沓来;土家夷族热忱招待,风味佳肴飘香四里,土族夷舞风情万种;为其撷取千万之收益,自古至今,皆无此盛况。

 

细观古今,大庸之地,为历代所制,设长官;然此地偏远,中央无力顾及,故此地多土司,山贼,割据一方,民不聊生。直至今日,方才改革,百姓布衣方可安乐。而今之庸城,其美名扬天下,中外佳人皆慕名前往,络绎不绝,称其奇妙。

 

嗟乎,此地之美,不胜收之,可游可赏,乃山水宝地也。

 

 

                         

天门山记

 

大庸多奇山,以天门为首,天子次之;两山交相呼应,成龙虎对峙之势卫护大庸,故此山为古庸之神山;天门为天,天子为地,聚风水之势,大庸必定繁华。

 

初至天门,立于山脚,仰望天门之巅,虽无直上云霄之高度,然悬崖绝壁垂直耸立,却有排山倒海之势。岩壁之间有藤蔓依附其上,如蛇蟒,如腰肢,妙曼婀娜,枝繁叶茂,颇有精妙古朴之风。

 

及至洞门之下而观之,其洞约百丈有余,犹如从天降之,然土家有神话之:此门由天降,可引渡灵魂而升飞。此必是土家神话之由,果不其然也,壮哉,壮哉!

 

漫游至天门顶,门顶为一广阔平台,草木茂盛。其中有小道,沿小道前行漫步,置身林间,闻沿途泥味花香,好不痛快逍遥。及至山间栈道,其名为鬼谷道也;其道修于百丈悬壁之上,路人行至此上,无不惊恐,好不惊险矣。

 

沿道前行,远见一观景台,至于其上,远眺山水,何不快哉。忽见远山之上,有一洞穴,建于万丈山巅,相传此洞乃鬼谷修行之宝地,鬼谷在此修行得道;然此山高悬而无绳梯,鬼谷初上,如何登临,乃悬疑之问,怪哉。

 

立于道上,俯管涧底,其间草木茂盛,绿荫苍苍,有溪流淌于其中,果然集风水之奇绝。而此洞背靠天门,面临澧水,处龙盘虎踞之地,绝妙至极。上接天灵,下引地气,太极平衡,两仪俱全,四象环绕,八卦相生,聚仙人之福源,鬼谷得道乃浑然天成之原由,不过如此也。

 

天门之美,非只言片语之所能描述,须眼见为实。然游览数余次,亦有意犹未尽之意,望后之览者,细细游之。

 

 

黄龙洞记

 

古庸之山,其体色灰,乃石灰所成;遇雨则蚀,乃此地多沟壑之原由;然有山多树,山体犹存,水顺缝侵至其山之内,故山内多洞穴。洞穴自初成至今已有亿万年,流水细磨,日积月累,其中有空间千余斗;而洞内多奇石,名为钟乳,洁白如玉,如羊脂,如象牙;犬牙交错,高矮参差,特色分明。洞穴虽多,夫观之奇特者,惟黄龙也。

 

黄龙洞穴之大,绝无仅有。人力所能至之地,方有万顷;而险远之地,不知数亿万顷。而洞内亦分上下三层;若无人相伴领走,易迷乱于其中;然洞穴之精美,引无数远道之人而观之,所幸所幸。

 

听闻此洞经历不知多少年份,曾为龙王之故居 。洞内有一厅,其间有一巨石,形似宝座,位居洞厅之中央,乃龙王之宝座,于光影之下,神圣至极。宝座之周,多白玉石柱,或顶天立地,或如犬牙出露,锋芒毕显;或小如鸡蛋,光滑圆润。此众多石柱乃滴水沉钙所成,晶莹剔透,好似仙神所造之物也。

 

前行数百步,忽闻水声哗啦,响彻耳际,自道旁石缝以观其下,有流水自成河道,而水声极响,此乃洞穴回声之所致矣,故名响水河。此河贯穿洞内,因黄龙所护,水至清,则无鱼。然水气激荡,悬浮洞内,以致洞穴阴潮。及至洞底,见闻有船行于水上,登船游览,穿于洞内,别有风味!

 

而洞内景致甚多,皆有特色,游人览之,须细致亦能明了。

 

 

        

天子山记

 

大庸有神山天门,与天门对立相望有一山,名为天子;天子与天门齐名。然听闻此山不险,不惊,不孤,不秀;于群山之间而无特色,与他山之比而无精美;夫不知何由,此山之名位列众山之前茅?

 

如有此问,应当游之。予自选吉日于今,而无事操劳,备干粮细软,孤身上山,只为解惑答疑,图一时之潇洒。

 

行于山道之上,其景并无特殊,松柏挺立,兰菊丛生,樟槐柳木,错落有致;然大庸之奇峰,无不有此景;夫奇峰之树木,亦弯曲奇妙,变化万千。天子树木,虽集密而无静幽之意,无此境意而又谁何。而天子之山石亦无扭曲之美感,抽象之神奇;普通树立于道边,日久而青苔覆之,或亦于枯藤老根所缠绕之;有蝼蚁蚍蜉出入攀附于石缝之间,虽有山林野地之美意,而有凡俗之气。

 

行道良久,至于山顶 ,此地乃一偌大平台,台中修葺一四方三层阁楼,名曰:天子阁,乃登高远望之地。予登至阁顶而一览众山,微风抚发而精神爽,旭日暖身而面容新;如此容光焕发之快感,何处觅寻。

 

绕阁环顾,顿悟随生。天子之美,美不在其山,在于其环绕之景也。天子立于中,乃天然而绝佳之地。天子之左,有群山于茫茫雾海之中;而有一高峰鹤立鸡群于其后,若隐若现,犹如仙女下凡,与近处群山交相呼应,此乃天女降临,携篮撒花之壮丽。天子之右,几处细长石峰,相互拥坐,如西施之细梳,如唐寅之墨宝,如王羲之之羊毫,悬架于山水之间。听闻此梳齿笔锋之峰林,乃天帝之御笔,存立于此处,故有美名曰:御笔峰,颇有儒雅文风。

 

会当凌绝顶,心胸骤然豁达。壮哉,天下之广大,壮美无数;日升日落,风起云涌,古今多少事,化作滚滚尘;然江山在此,沧桑依旧,引无数迁客骚人为此折腰,江山如此多娇。

 

 

金鞭溪记

 

听闻湘楚之西北,有古城大庸;此地虽为夷族之地,而美景数不胜收;亦或壮美。亦或秀静,或远,或近,或高,或低,错落有致,显山隐水,缀点以奇石怪松,壮哉,美也。

 

癸巳之春,四月既望,雨水将至。庸城虽寒,而出行无阻。延道前行,至一幽暗山脚,其林密山深,树萝密布,松槐柏柳,傲然挺立,好一处雅兴之地而诗意犹生。然听闻水声淅沥,宛有流水环绕其间;前行数十步,见溪水蜿蜒于巨石之间,草木之侧,清澈见底,有两寸银背细鱼嬉戏于其中,颇有情趣。

 

溪旁有青石小道,弯曲延伸;予朔流而上,以至于幽静山谷之中,道旁溪边楠木丛生,松柏林立,竹林掩映,好不优雅。山林之间,鸟雀竞鸣,猴猿争啼,与哗啦水声交替,如金玉之交响,丝竹之谐音,动听悦耳,何不乐哉。

 

行至林中深处,忽见闻一人,视其装束如书生,动作儒雅,举止清闲,应为纵情于山水之墨客。予等上前询问此地之名为何,而此名之所出处何在;墨客见吾有此疑,遂携同前往,行至一偌大巨石之下,而直指其癫,乃曰:此地为金鞭之峪,乃天将金鞭所存放之地;然金鞭在此,而有溪水环绕流之,于金鞭之气所感染之,遂名金鞭溪。吾乃抬头相望,此石四面方正,颇有天将巨兵之风,何等玄奇。

 

与墨客共行数百步,见道旁有喷涌泉眼一口,泉水叮咚而不知其名;吾等细尝一杯,水质清冽,甘甜可口,饮之而解干渴于一瞬,神哉,妙哉。然此水乃天降神水,而沉积于洞穴,如今喷涌以为泉,有松木之灵,怪石之仙也。

 

金鞭溪谷,虽无山川之壮丽,然有小家碧玉之清秀;虽无奇石之嶙峋,而林木茂密,光影斑驳;虽无鲸群闹海之广阔,然迷雾绕林,宛似仙神之居所,道法之宝地。

 

嗟夫!天下之大,而美景何求。然心之所向,而何处无月,何处无竹柏。夫观景之心,须无凡尘扰恼,戒躁动气息。

 

 

宝峰湖记

 

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然大庸之地,仙山无数,则名号响;而钟灵之气何在,在于群山之间,山水相伴则万物生,万物生则景致秀,景致秀则雅兴生,雅兴生则游者众矣。

 

闻大庸有湖,其位于武陵,其名远扬内外,如雷贯耳,曰:宝峰;宝峰之奇特,如其名所道,方位于宝峰之上,乃山神之佳作也。

 

存佳景则必游之,然敝人逍遥,放浪形骸,而无事所扰,无惧道途遥远,拾辍行装,潇洒上道。

 

及至宝峰山脚,观其山之无高险俊秀,而皆有毓秀之气;草木虽简,亦无俗凡之风。而山间自古有道,石浦泥造而行程无阻。拾阶而上,听闻虫鸣鸟叫之音;予久居市井,烦闷于其喧嚣,忽闻此声,天籁也。

 

山之不高而道无险远,及至湖边,见其山如碗,水存其间,其湖共长天一色,忽有吟诗作对之快感。而湖间有船行于此上,予招呼船家,以游玩于水上,观其全景。然其景之瑰丽,如传闻之所描述;环湖之山,无不奇特,乃天造地设之产物;有山两座而相互交错,各显其峰而共成一体,如金蝉望月而吐其舌;有巨石延伸出头而光滑圆润,如大鲵出洞;有裂岩卧坐,状如弥勒开怀;然有一景,聚宝峰之灵,存山水之气,鬼斧神工;其立于水中,孤石独立,然侧视之,乃一面孔,如土家少女,如妙龄天仙;而船夫所道:宝峰湖水乃土家圣水,此乃天仙沐浴之所;此石即是沐浴仙女之妙容。予暗自称其精奇。

 

山水之景,必有山水之搭配;有山而无水,山则无名;有水而无山,水则无灵。山水之合,聚风水之势,缺一则太极失衡,阴阳相缺而坏其景。然古人选宅而观之,必定于山盘水踞之地,此有龙脉所护,而出水则万物勃发,就此之理也。

 

然大庸之地,美景甚多,只言片语无能所描述,亦选取少许精美之地阐述之。若有游玩之兴趣,欢迎欢迎。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上一篇:爱の歌[ 09-02 ]

下一篇:《当幸福来敲门》影评[ 09-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