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作者:2012电商潘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11日
 

                 

  永远不要相信讲故事的人,要相信故事。                                ——劳伦斯

 

  这是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有一个人,讲故事的人。

 

  这个故事与爱情无关,与幸福有染,结了岁月的种子,在生活中发酵。你听,讲故事的人开始了:“不记得是哪个年头的哪个夏天,在哪棵桃树下躺了哪样一对母子。相互依偎着,酣然入眠。”讲故事的人眯着眼,翘起二郎腿,悠然的晒着太阳。

 

  “天上太阳很大,他们的头上却树荫浓密,仿佛天地间就只留了那样一块铅灰色的阴影,伴着一点点,不甚明了的,吹动女人长发的风。”讲故事的人睁开眼,平静的眺望远方。

 

  “他们就那样坐在树下,安然的,没有一点生息。光和影斑驳的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恍若不甘心他们的恬静,硬是让他们想起那些发生过的事,刻在心底的伤痛。”讲故事的人,如一个看客,平静的叙述,无甚感情。他抿抿唇,继而开口:“只是老天总是不太照顾他们的。”一句与故事无关的话,被他用轻柔的,如叹息般的语气从喉头滑出。

 

  “少年眯着眼,在女人怀里蹭了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咕哝道‘能偎在母亲怀里,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快乐事。心都被装的满满的。’女人低头抚弄少年柔柔的发,道‘这就是幸福了呢,孩子。’女人轻轻的开口,被岁月打磨过的脸上透着了然的沧桑微笑。‘唔,这就是幸福了么?’少年仰起头,从指间洒落的阳光照在他稚嫩的脸上。‘花开花落昔年同,惟恨花前携手处,往事成空,山水远重重,一笑难逢,已拚常在别离中。’”讲故事的人无悲无喜的脸上露出追忆的神色,吟着不知名的词,“呵,又跑题了。”他自嘲。

 

  “‘妈妈,我们不回家么?我饿了呢!’少年问,‘唔,锦儿想吃什么?’女人脸上晦暗明朗相互交替。‘嗯,白玉翡翠汤!’少年笑着,跳了起来。‘好,咱们回家。’女人牵起少年的手,一步一步缓缓的走着,逆着光,拉着长长的倒影。”讲故事的人不知忆起了什么,露出了温和淡雅的笑。

 

  “少年在母亲的关爱下长成了青年,不变的,是那双澄净的眸子,以及云淡风轻的微笑。只是一日间无意打落的相册让他一时无所适从。相册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笑的甜蜜,男人笑的温柔。还有一张泛黄的纸张。纸上写着简单的几个字。‘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以及斑斑泪痕和底下清秀的小楷。‘我爱你,所以我留在原地,守护着我们曾经的幸福。’两行不同的字迹,让青年起了无限好奇。相片掉落地上,青年拾起发现背面同样有两行字。一行龙飞凤舞的‘执子之手’,一行清秀的‘与子偕老’。青年好像看到了甜蜜的两人。‘你都知道了’不是疑问,淡淡的肯定句。‘他是你爸爸,龙腾集团现任董事长。’青年回头,看不清女人脸上的表情。‘你,恨我把你留在这,过这样平淡的生活么?’青年不语。半晌,‘呐,你去找他吧。’背光的角度让他的表情成了谜。‘他会给你很好的生活,也许你会比现在幸福。’女人转身,徒留一个背影。青年静默良久,还是捡起了地上的纸片,出了门。如女人所愿,男人过着富足的生活。只是纸醉金迷的都市生活让他的双眼不在澄澈。他常常自问,他真的觉得幸福么?他又想起女人的话,女人的笑,他开始想念那个女人,于是,他回去了。可是熟悉的地方早已物是人非。一把火,烧掉了他所有存在过的痕迹,包括那棵老树。”讲故事的人略略惆怅的眼神望向天边。天已暮了。听故事的人已经陆续散了。男人的声音又低低的响起。“是谁那么固执,任凭弱水三千也只取一瓢饮,是谁那么天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又是谁那么决绝,一把火烧掉所有过往?”男人收起便携式的小凳,夕阳将他的身影拉的老长和着小凳,像极了故事中的女人和少年。

 

  世间错落的纠葛,在百转千回的故事里,宛如无限生长的藤蔓,依稀旧梦,光影流年。其间纠结的过往,带着谁的故事,又苍老了谁的容颜?悠远的故事长河中,徒留声声轻叹。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醒不来,桂花香[ 10-10 ]

下一篇:大黄[ 1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