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余力,则学文——曾韦云

作者:资料整理/张俭蓝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0日
 

 

 

曾韦云,19918月,来自湖南怀化,2010级汉语言专业。

曾任职务:文法学部副主席和团副,2010级汉语言文学班学习委员;

爱好:乒乓球和玩电脑;

政治面貌:党员。

    座右铭: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寄语:

写给学弟学妹

    因为曾经在学生会担任过职务的关系,作为“与世隔绝”的大四学生,我还是有很多机会和学弟学妹们交流,他们时常问我:“学长,你的理想是什么?”面对这样的提问,我总是报以歉意的微笑并回答:“额……我没有理想。”这并非是敷衍的回答,因为我确实还没有找到我的理想。

 

    我的许多朋友和同学曾和我说,“我的理想是要有一家小店,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我的理想是毕业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的理想是能够买房买车养活自己。”诸如此类。我不能否定他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我也不能否定我没有类似的需求,只是在我看来,这些都还算不上理想。于是我开始对于理想的思考,在我还没有弄明白理想是什么的时候,我首先想清楚了几个问题,也是我想对大家说的话:

 

    一是谋生与人生要分清。谋生只是人动物属性里被社会化了的求生欲望,动物为了生存需要寻找食物,寻找遮风避雨的洞穴。人为了生存需要通过从事劳动获得酬劳,从而换取食物和房子。所以谋生只是人的初级阶段,人生才是人的终极目标。在谋生阶段实现以后就要向人生阶段转变,开发我们的社会属性。所以有的人一生都会被局限在物质利益的圈子里,小房换大房,小车换大车,糟糠之妻换美女,没完没了总是在谋生阶段里打转,人生的价值永远不会实现。

 

    二是事业与职业要分清。职业说到底是我们的饭碗,是我们维持生存的工具,可以喜欢可以厌恶,可以专业对口或不对口它与我们的事业并不矛盾。我们的兴趣所在、我们的爱好和追求,我们一身奋斗的目标才是我们的事业。很常见的例子,大家在写入党申请书时在文末都会写上“我志愿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然而,事业在多数情况下并不赚钱,古今中外的很多大家,都是死了以后才值钱的。如孔子困于陈蔡,李白谄于荆州等。职业与事业能合一最好,如果不能一致就要用职业来养事业。事业之志一旦定下来,就义无返顾地走下去。当然,你不要和我说,你的职业是事业单位。

 

    三是知识与文化要分清。知识是通过“见闻觉知”逐渐积累起来的常识,文化是将知识践行要生活中去,用学来的知识规范自己的行为和心理,而不是一边喊着仁义道德,一边做些“吃人”的勾当。有“文”有“化”,才能称之为“文化”。所以在旧社会里有个词叫御用文人,通常是指一些富有学识却没有良好品行的人。我们这十几年来学的“文”不少,但是有“文”没“化”。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结果还是没有“文化”。这可怎么得了呢?

 

    所以在最后我借花献佛,把《弟子规》总训献给大家。希望大家重新审视和考量自己的理想。

 

    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所获荣誉:

“优秀党员”;“优秀团员”;二等奖学金;三等奖学金;“优秀工作者”;“优秀学生干部”。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