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达的悲观

作者:谢 荻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07日
 

  我找到了人性的试金石,那便是叔本华哲学。


                          ——题记


  合上《人生的智慧》,我长舒一口气。转而想到如今摆满书店的成功致富经,全是生豆腐一般厚厚一大本,不免有些啼笑皆非。也许在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从现世价值的角度来说,确乎是不宜读叔本华的。“我的哲学令人不快,因为我说出了真理。”随意摘取这样一句原话,就知道对叔本华的消极哲学苦口婆心的批判无可厚非。但今后我仍会将叔本华推荐给每一个我认为适合的朋友,理由很简单:理性比道德制高点更高。


  科幻小说里有硬科幻、软科幻,那么在哲学家里叔本华的理论就要属于“硬哲学”,与诺齐克、罗尔斯拥有坚实事实基础的政治哲学不同,与康德、黑格尔对于哲学基本概念之自由的理论也颇径庭。这里做出区分绝不是为党同伐异,若然一种哲学论调的接受意味着一切感官享受的泯灭,只会让人感到遗憾。但尽管批判重重,叔本华并不是值得人们为之辩护的,因为真正理解他本意的人,必定不屑为之。然而在我看来叔本华的哲学又是这样地难以否定、难以拒绝,尽管以我的自身经验只能获得粗浅的体会,在阅读的过程中仍然仿佛曲径通幽、冥冥相和。怪乎弗洛伊德不敢读哲学,他的所谓本我与自我,在一定意义上简直就是叔本华“表象与意欲”等意转换。一旦你开始阅读,你不得不承认“太阳底下无新事”。


  叔本华的悲观,是一种豁达的悲观。他的睿智之处,不在于教人与外界对抗,而在于找到与世界同在的方法。对每一个深陷于俗世的普通人,叔本华建议说,不要对他人抱有希望(这一点岂不是比萨特的“他人即地狱”更温和?)。比如聪敏而富有人文精神的青年们,万不需要去与平庸浮浅的同辈人取乐。他们在骨子里都有一种“文人的高贵”,认识到无知者的痛苦比他们所承受的悲天悯人的痛苦更可悲。我也曾不止一次地在随记里写道,批评一个人没有浪漫情怀(如诗意与激情)也许是苛刻的,但指出一个人认识浅薄则是救赎的尝试。不指出无知者的无知,将会是对无知者最大的惩罚。虽然叔本华也一再强调,人是本性难移的,我们还是会不断做出这样的尝试,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满足我们的个人意欲,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悲悯。因为人的个性的确难以改易,但认识永远有转化和升华的空间。


  正如尼采所言,如果在这个地球上我须选择一个人生伴侣,我选择叔本华。不论正面指引还是反面激将,这位哲学家的救赎,是给予最坏的世界里最好的灵魂的。并且不管你的灵魂“好”与“坏”,你的本质都在他那里得到解释,使你关注自身,关注人与人之间看不见的关系,得以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学会回顾人生,而不是等到垂垂老矣,不知生命其所终,在随时可能降临的死亡面前一无所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上一篇:往事如烟[ 03-31 ]

下一篇:刹那成永恒[ 04-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