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 or ≠ 女性

作者:雷中莉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0日
 

 

        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关系,历来是人类历史上永恒的主题。从人类历史的进程来看,母系氏族是先于父系氏族出现的,而后,经过长期的演变,才发展成了父系氏族公社的形式。这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的男权社会,给我们创造了一整套由男人主导的社会中的社会规范。而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的人文素质逐渐得到提升,“女权”一词也随之应运而生,在一定的程度上大大冲击了“男权”。
        据了解,女性主义-Feminism一词,最早出现在法国,意味着妇女解放,后传到英美,逐渐流行起来。五四时,传到中国,定位女权主义。在西方,最初是指追求男女平等,首先是争取选举权。直到20世纪20至30年代,西方国家的妇女,才基本上都争取到平等的政治权利,但在社会生活与人们的观念中,仍与男子不平等。于是众多女权主义者开始认识到,这其中有一个性别关系,性别权力的问题,所以女权运动就变为分析男女为何不平等,男女的权力架构,强调性别分析等。这一切的斗争,在世界的大文化背景中开展的如火如荼,中国也不例外。
从中国的政治构架来看,从尧舜禹到夏商周,乃至最后的元明清,大半个部分都不外乎是男权治世,“男尊女卑”思想也由此逐渐奠定。这种观念的形成,更多的应为人为因素,毕竟更多的记载表明古代女子大多遵循三从四德,相夫教子,而无论在什么年代,男子都要承担养家,升官发财之责,这就决定了男子的办事能力,处事手段在各方面都强于女子,而男子在各方面的付出与辛劳也比女子多,更多的努力就会获得更多的认同,“强者为王”,“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论在这也得到证明,这是人为努力的结果。从中国的传统文化来看,也出现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的论调。但从当时历史的大环境中出发,我认为这是孔子对那些王公贵族的劝解,毕竟,“男尊女卑”、“三妻四妾”在当时的社会是很正常的,只有在言语上贬低女子,才能在大的环境背景中保全女子的尊严,保全那些女子自身权益的实现。所以,在那个社会其实也是“男女平等”的,不论是男是女,他们所处的位置与荣辱都可以归属自然选择的范畴,都是个人自身努力的结果,而并不是人为的压制与歧视。毕竟,按照性别的差异分析,有的工作是更适合男性的,有些工作是更适合女性的。女性的成功并不能以进入男性世界为标准的。而后现代的女权主义者认为的这个社会只有“人”而没有“男人”和“女人”这个说法在很大的程度上只是空想,更违反了自然的客观规律和选择,只要有社会存在就会有社会性别的存在。毕竟男女既为人类的两半,从来没有男为多半,女为少半,两半同中有异,异而相吸,谁也离不开谁。
        在当今的时代,女权主义应该是要帮助女性树立主体意识这种社会态度,切不可以去干涉他人生活的自由,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生活方式。在现代繁杂的社会分工中,女性并不完全属于弱势,反而刻意忽略社会的实际改变而一味的以过去社会的衡量标准来摄取更多的保障,在更大的程度上,更容易成就性别歧视主义。换一种思维而言,一旦我们成就了强势的女权主义,那么必将导致社会资源对两性的不均。那么我们的“女性优先”是不是又会是对男权的不尊?那么我们在恋爱和婚姻关系中希望得到独立的自由和尊重,却又认为男性应该扛起买房,买车,养家等大部分责任,是不是又是对“男权”的不敬?其实,男女历来就是平等的,只要我们不需要去要求男人什么,不要求他们买房子,不要求他们养家,不要求他们赡养离婚的妻子什么的,因为这些要求本身就是建立在把女人做为弱者,作为依附者的角色提出来的。在现代社会,权利和义务应该是对等的,享受了平等的权利,就要尽到对等的义务。如果一个女人想和男人拥有平等的话语权,那她就没有理由去要求买房买车的负担完全由男方来承受。就如同“直女癌”女权主义者们的两大特征:一是一边主张男女平等,却又主张男人应该从经济、生活、工作等各方面无条件照顾、容忍、谦让女人。二是,一边主张男女平等,一边对男女在道德上采取双重标准。被解放了的女人自然是不必服从相夫教子、妇德妇容的封建陈腐旧道德了,但对于男性的道德要求,却又一点也不比传统的少。
事实上,只有更多女人走这条自强路,才能和男权世界对抗,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女性为什么能够比东方女性享受更多福利的原因。事实上,所谓的“女权”从本质上就是一种与男人平等的人权,而女性想获取这种权利,就必须拥有自己的独立生活,离开男人也能活的潇洒,从容,自在,那么无论是从影响力,还是战斗力,都可能与男性世界的对抗,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女权” 。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