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法兰西玫瑰

作者:陈硕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8日
 
 
         
        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
        一个充满传奇与浪漫的女子
    她是一位存在主义的学者、女权主义理论的先驱、二十世纪法国乃至整个西方最具影响的女性。其思想与文学成就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广泛赞誉;而作为一位反传统、追求独立自由的女性,作为哲学和文学大师萨特的既非情妇又非妻子的终身伴侣,她与萨特共同发明与缔结的契约式爱情,既为世界文坛上所绝无仅有,又为人们所议论纷纷。
        她的名字叫波伏娃。
提及波伏娃不得不说她与萨特的关系,可以说她与萨塔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精神实体。由于萨特不认同一夫一妻制,他说服彼伏瓦和他尝试建立一种新型的“契约式爱情”关系。出于对萨特的信任,进而与过去所接受的一切传统观念相决裂,彼伏瓦客服了内心的矛盾,同意了。“三重奏”的发起者和倡导者实际上是萨特,而波伏娃不过是无奈的被动参与者。最终“三重奏”在坚持不到一年后便以失败而告终,这促使她开始结合自己的情感经历,思考现代女性在社会及婚恋关系中的各种处境问题。进而写出了小说《女宾》。透过《女宾》这部小说也许可以对波伏娃有更近一步的了解。
《女宾》是波伏娃的第一部小说。小说中所描写的恋人模式,波伏娃用一生的时间去身体力行,并为此饱受诟病。小说以弗朗索瓦兹的单视角为叙事主方位,把她对皮埃尔和格扎维埃尔关系的敏感微妙感受作为描写的重心,反应女性的自我意识。在这段关系中波伏娃时常尴尬与别扭,但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一半是受害者,一半是同谋。在小说女主角身上我们可以看出波伏娃所强调的女性的存在观不在于物质层面的丰富,而是女性不应该被动地生活在别人的眼光之下或是受到别人的束缚指使。只有自我选择才能超越自己,面对客观的事实,人必须自己决定自己,自己选择,自己造就自己。小说的结局女主拧开了煤气,杀死了格扎维埃尔。这印证了小说的卷首题词中黑格尔的一句话:“每一个意识都追求另一个意识的死亡。”女主无法忍受格扎维埃尔的意识毁掉自己的意识,所以她选择了自己。
也许爱情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在波伏娃答应萨特的那一刻起,她几乎是拿着她女人天性的嫉妒殉葬了她与萨特的这段神话。在一场心照不宣的契约式爱情里, 她步步为营地恪守着自己作为情人的本分,默默地注视着他与他的无数情人之间公开而放肆的热恋,却笃信于他所称的她是他的唯一的灵魂伴侣。波伏娃与若干年后在回忆中承认:“我试图在这种关系中得到满足,但我白费了力气,我在其中从未感到过自在。”这种不自在是波伏娃不愿也不许自己在萨特面前表露的,也就只有假借小说的只字片语彻底的释放。在我的眼中波伏娃是敢爱敢恨的,在追寻爱的过程中努力找寻着爱情与理想的平衡点。
她永远知道自己的路该如何走,她不信命,在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上,她选了一条从未有人尝试过的路。且告诉全天下的女人和男人“女人并不是天生的,女人是变成的。”
录  入:陈  硕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相关信息

上一篇:起雾的窗,透进的那一束光[ 06-25 ]

下一篇:浅谈英雄主义[ 07-02 ]